南宫远:我不理解李笑来

我熟悉的一家本地网贷平台出问题了(详情另文再叙),我不理解这个平台的老板,我不懂他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一定要来网贷行业亏钱(年亏数百万),他不懂互联网,也不懂网贷,为什么要进来送死。
我想了很久,唯一的解释是:他在做网贷平台之前就资不抵债,不做网贷平台,当场倒闭;做网贷平台,吸收点资金进来,还能苟延残喘几年。很多看上去风光无两的老板,就是这么活着活着,把自己逼进了绝路、死路。
同样,我也不理解李笑来。
一、我不理解李笑来为什么喜欢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虽然我写过《146期:李笑来真正的投资逻辑》,但实际上,我还是不理解他。
1、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搞press.one 2亿美元的ICO
号称要颠覆出版行业的press.one还只是个空中楼阁,他自己掏点钱慢慢做就是了,为什么要出来ICO 2亿美元,如果ICO成功,他打算怎么给投资人交代?如果政府严打,他准备去牢里度过下半生吗?
菊花都没保住的花,自由都没保住,有六位数的比特币有什么意义?
直到一年后的今天,press.one依然没有半点要颠覆出版行业的迹象,我不知道李笑来当时ICO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2、我不理解“94”之后他为什么还不低调
币圈传闻,“94”之前,李笑来逃到了美国,后来被叫了回来,因为他不回来,有人就要进去,他则可能会被追逃。
本来经此变故,李笑来也该老实上上课,年入千万,逍遥下半辈子了。但是他偏不,分叉比特币(SBTC),六级传销CANDY糖果,一刻也不消停。
我不理解李笑来,神仙日子不过,偏偏要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
据说录音事件后,李笑来又被监管部门约谈了。
3、我不理解李笑来,为什么和这么多合作伙伴反目成仇
做人最怕交浅言深,李笑来和录他音的吴XX认识多久了?交情有多深?为什么要这样掏心窝说话?结果还被人录音曝光。
为什么李笑来的合作伙伴,貌似都不喜欢李笑来,甚至反目成仇,李笑来究竟做错了什么?
OTCBTC郑伊廷曾是李笑来的重要合作伙伴,2个人搞的全栈工程师学习营赚了几千万学费,结果OTCBTC成事后,郑一脚踹开了李笑来。
易理华曾是硬币资本合伙人,利用这个名头捞够油水后,马上自立门户,与李笑来反目。
李笑来刚刚陪陈伟星过完生日,就被陈伟星追着喷,到底是生日歌唱得不好,还是没送生日礼物?
究竟是这个世界千疮百孔,还是李笑来千疮百孔,我不理解。
二、我试着去理解李笑来
第一种可能:李笑来从来就没有六位数的比特币,而且还欠了很多很多钱,讲课赚的几千万完全填不满这个窟窿。他必须不断的冒险折腾,才有机会填满这个窟窿。
第二种可能:李笑来不缺钱,就争一口气,因为他想和马云、马化腾并肩,成为国内真正的一线大佬。
第三种可能:李笑来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必须抓紧时间奋斗。所以大家看到他到处用力过猛,其实他是在与时间赛跑。
为什么李笑来这么难理解,因为如果我是李笑来,我绝不会这么玩,我每年到处讲讲课,赚个几千万,慢慢花。
到处跟人吵架撕逼,不存在的;
冒着被抓的风险各种顶风作案,不可能的;
顶着币民的骂声搞什么分叉,发什么糖果,这是傻逼才做的事。
但李笑来偏偏就这么做了,你叫我怎么理解?
三、李笑来的反驳
李笑来可能会反驳:当时大家都在发ICO,为什么我不能?!当时大家都在分叉比特币,为什么我不能?为什么偏偏针对我!!!为什么要挡我财路!!!
是的,天下人都可以,就你不能。因为你是“币圈首富”,你是“青年导师”;因为你讲课年入千万,怎么看都不该趟这浑水。你主动把自己从“神坛”推向“粪坑”,缺乏逻辑性。
就像币圈所有的写手都可以接垃圾软文赚钱,唯南宫远不行。因为南宫远正常写文收益已经很高了,再接垃圾软文缺乏逻辑性,为了三瓜两枣损害品牌不值得。
四、我的观点是:安全而心安理得的赚钱
为什么币圈这么多人发空气,炒空气,我却兴趣不大?因为我不知道我搞这些有什么意义?这是傻逼都能干的事,我不会去干。
我要去做我能做而别人不能做的事,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给这个行业做贡献。贡献到位了,钱自然也将来了,一点都不用急。
很多人只看到马云和马化腾有钱,却没有看到他们对中国互联网发展做出的贡献。如果你能做出这样的贡献,你大概率也会和他们一样有钱有名。
我做不出他们那样的贡献,所以我也不勉强自己,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就行,比如在币乎写写文章,传播点知识和经验;比如体验下最新的区块链产品并介绍给大家。这就是我能做的贡献。就这么一点简单的贡献,长期做,坚持做,可能也有不错的成果。
多想想自己贡献了什么,不要老是盯着别人口袋的钱。
一定要让自己安全,赚得心安理得最重要,赚少一点,赚慢一点其实没事。
这就是我的核心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