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故事一定会重演

一、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形成和破裂
泡沫形成基础: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人类进入到了互联网信息时代,传统的各类通讯工具和生活方式,都需要迅速互联网化,比如社交、邮件、购物、办公、销售、推广、获取信息、制造舆论等等,互联网带来的便捷性,给资本和所有参与者,形成了极大的冲击,人类开始从现实世界向互联网虚拟数字世界转移,电脑成了最重要的办公工具,互联网用户极速膨胀,财富效应迅速扩大。
泡沫破裂诱因:
1.1999年6月至2000年5月,美联储持续加息,资金成本大幅上升,美元利率超过6%,炒作资金开始在纳斯达克撤离。
2.另外,到了2000年,互联网的渗透能力已经开始停滞,更多的互联网用户还无法从很短的时间内改变各种互联网的生活习惯,就像网上购物,其实十多年后的今天,才成为一种习惯。至于邮件、社交等,互联网产品提供者,还没有找到很好的盈利方式,市场也并没有形成在互联网上消费的习惯,所以2000年的互联网,从用户增长和企业盈利层面,都无法取得突破,一旦投机资金开始撤离,泡沫迅速破灭。
3.互联网泡沫破裂会有多惨呢?我举个例子。网易2000年7月上市,股价从15.5美元开始下跌,一直跌到了0.48美元,跌了97%。市值从4.7亿美金,跌到了2000万美金。请注意,网易上市时,每年盈利超过800万美金。
二、2018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推测
泡沫形成:
1.2008年之后,全球进入到了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迅速突破了2000年以PC为终端的人数天花板,移动互联用户每年以数亿的速度增长,目前全球移动互联网用已经高达40亿,也就是说全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已经进入了互联网的世界,除了极其落后的地区,以及无法使用手机的老人和孩子,全球几乎大部分人已经进入了移动互联网的世界。
2.用户已经习惯了在互联网上的生活状态,大部分消费开始转移至互联网,互联网开始有了现金流和真正的渠道价值,甚至将诸多传统商业模式颠覆得渣都不剩。
3.资本再一次聚集到了互联网领域,投机者一波接着一波,对未来的消耗和对信用的透支急剧膨胀。
泡沫破裂可能得诱因:
1.2015年末至2018年,美联储持续加息,资金层面的投机成本持续上升。
2.各类互联网商业模式基本开发完毕,市场向垄断期过度,互联网逐步变成了金融和政治领域博弈的工具,各国政府不再认为互联网是一个简单的商业形态,而是一个直接影响到社会组织和制度体系的新的人类生存环境,互联网的野蛮生长期基本结束,再加上从人口的角度讲,已经开发得所剩无几,对互联网的新鲜感逐步降低。
3.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到来,开始放大传统的信息互联网时代给人带来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感,信息互联网时代造就的预期和更大的溢价,将会遭到抹平,就像腾讯公司今年以来市值已经蒸发超过1500亿美金,真正的原因并不是腾讯赚钱能力的下降,而是投资者已经不再对腾讯充满更大的信任和想象。
鉴于此,腾讯为了制造对未来的可能性,需要有新的领域介入。8月10日,腾讯专门做了一次巨大的公关事件,联合深圳市税务局,开出第一张区块链发票,并且在腾讯“帝国”内部,开始用区块链技术来完成各类报销流程。区块链能否拯救腾讯的股价,目前还有待观察,但意图用区块链来拯救股价的事实,已经较为明显。。
其实不仅仅是腾讯,就在腾讯跟深圳税务局开出第一张区块链发票的公关事件之前的8月5日,马云在智能物流相关的发言中表示,对于智能物流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如果1000亿还不够,我们将投入2000亿。
巨头们为什么要搞区块链呢?
道理很简单,传统互联网建立起来的那套信任机制,正在遭受考验,当人们发现,更多的腾讯和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的高管,不再购买自家公司股票,而是开始购买比特币的时候,这个时代就开始变化了。
但问题的逻辑不在这里,区块链是一种重新赋权的方式,靠绝对的中心化运行的互联网巨头,需要放弃更大的利益才可能形成对区块链的真正理解和驾驭,在这个过程中,利益格局的转变,将加速信息互联网泡沫的二次破裂。

肖磊:历史告诉你,假设比特币归零,数字货币还剩什么

我最近在很多场合讲过一个课件,大概要表达的意思是,自己看了那么多世界史,从人文政治的角度、科学技术的角度,以及从金融货币的角度,总体来说,每一个角度都有每一个角度的逻辑,但对于个人的成长来说,其运用价值却有很大的不同。
人文政治给人一种故事感,更容易让人记住和传送,所以大部分人了解的历史,都是人文政治类型的,比如历史上的各种人物和事件,小说演绎、电影剧本等等,构成了普通人对历史的整体认知。
从科学技术角度看历史的话,实际上非常有冲击力,因为人类最伟大的地方,就是能够拥有神奇的想象力,从而发明制造出各种工具,使得每一代人都生活在一个新的环境之中,因此科学技术构建的历史维度,是专业型的,需要有部分钻研和学习能力,但会获得一种亲身体验般的历史变化感,不是高高在上的皇权和极少数英雄人物造就的历史,而是普通人和生活变迁的真实呈现。
另一个观察历史的角度,是金融货币的角度,这个层面实际上存在一定程度的抽象化成分,需要有非常高的认知水平,才能有所感悟,但对一个人的思考和认知世界,尤其是对于一个投资创业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金融货币本身融入在所有的人类行为当中,但又消失于无形,且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如果从金融货币的角度看人类发展史,我隐约间能感受到一些比较大的规律,比如其中感受最深的是,每一种新的金融形态的发明,以及制度性建设的升华,本身会代表一种无形的力量,并促使诞生一个全球性帝国。
1435年,西班牙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保险法《巴塞罗那海上保险法》,这部法律刺激了西班牙人更大的冒险意识,在海上保险法发挥作用的那段时间里,西班牙人如野兽般开始攫取巨大的因航海带来的财富,而后西班牙成为全球第一个真正的日不落帝国;
1602年,荷兰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家股份制企业,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也创办了世界上第一家股票交易所。荷兰的东印度公司,作为世界上第一家股份制公司,展现出来了其难以想象的效率和攻击性,一时间,东印度公司垄断了全球80%以上的海上贸易,全世界的财富开始向阿姆斯特丹涌进,荷兰也成为新的地球霸主;
1692年,英国议会设立土地税,并以此为担保支付利息,全世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债诞生,英国开始用这种现代金融工具,将国家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到1815年英国用债券这种超前的未来信用定价机制,开始无限的筹措资金,并建立了新的金融循环体系,靠这个体系,英国打败了拿破仑,赢得滑铁卢战役,英国开始成为新的日不落帝国。
而后的二百年里,美国开始以极大的速度发展金融市场,1848年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成立,农业等生产者不再担心价格波动风险,生产积极性被扩展到了新的阶段;1913年美联储成立, 为美元成为全球最高效的信用货币奠定了基础;1944年以美元为基准的全球外汇市场诞生,美国最终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纵观过去五百年的全球大国兴衰史,其中有着非常复杂的逻辑关系,但通过我反复的,从金融货币的角度思考,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逻辑,就是每一种历史性金融工具的发明及制度性、法律性运用,必定会带来一个国家经济和国际竞争力的本质性转变。
从保险法到股份制公司,从国债到期货,从期货到外汇等,能够清晰的找出帝国崛起和强盛的金融逻辑。当然,在同期,每个国家都有机会去运用相同的金融工具,但对金融工具的理解以及重视程度是完全不同的。尤其是到了二十一世纪,全世界所有的金融形态,都在各个国家出现,然而,对金融工具的理解和运用,依然有着天壤之别。
那么研究这些东西,对时下认知世界有什么帮助呢?
大家可以仔细想想,继保险、股票、债券、期货、外汇等之后,下一个会影响世界的金融工具到底会是什么?如果知道了这个秘密,谁能运用好下一个新型金融工具,谁就可能创造无限的想象空间。
我个人觉得,能够跟保险、股票、债券、期货、外汇等伟大发明并列的,可能就是时下出现的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作为一种新的金融形态,有着对底层金融产品重构的力量。想让一个经济体具备更大的效率,首先得保护那些能够创造价值的人或组织,保险能够让冒险者更加愿意冒险,股票能给冒险者、创新者带来更大的回报,期货能锁定价值创造者的利润,债券则给更多的机构提供了超前的金融资源,而外汇把国家信用发挥到了极致。
数字货币能做什么呢?
它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给那些,用大脑冒险的人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和财富变现的可能。人类已经逐步脱离了对物质的无限渴求,从现实世界逐步向虚拟世界转移,谁能够在虚拟世界里建立庞大的思想、服务或产品帝国,谁就能拥有更大的荣誉和更多的财富。
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正是这种可以给更多虚拟世界设计者,提供制度创新、文明建设、模型实验、管理裁决等的一种去中心化的可信技术。它是一种新的,刺激人类去冒险和想象力的工具,而这恰恰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原始动力。
因此,我们根本不用担心比特币会不会归零的问题,就像我们被金融资产裹挟着走到今天,但并不会去关心世界上第一部保险法从哪里诞生,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公司是谁,世界上第一只期货品种是什么,世界上第一个全球信用货币是哪个。
此时的我们,只需要判断一件事,就是数字货币的诞生,是不是一个新的历史的开始,如果是,哪个国家,或哪帮人,会从本质层面接住这样的历史馈赠,并且能够深入驾驭,从而给每一个投资者带来不同的机会。
不过要奉劝很多盲目的狂热者,历史虽然恢弘无疆,但也残酷至极,如果你无法同历史一起成长,往往会被碾压得非常惨烈,所以看似机会更多的地方,往往需要付出更多,而不是更少。

肖磊:巴菲特一天赚了27亿美金,我却想起了正在暴跌的比特币

投资市场正在发生着难以想象的变化。
人民币五个月贬值了10%,中国股市十天蒸发了2万亿,比特币在市值缩水了三分之二的基础上,最近十天又暴跌了20%。
在地球的另一边,却上演着不同的故事。
8月2日晚上,苹果股价大涨6%,其市值成功突破万亿美元,成为了世界上首个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而整个中国A股的市值,目前也只相当于6个苹果。另一个数据更加恐怖,2017年GDP超过1万亿美元的国家只有16个。
也是在8月2日这一天,股神巴菲特从持有的苹果公司股票上,赚了27亿美元。一天能赚27亿美元的人,他的话肯定是有巨大影响力的。
因此,时至今日,没有一个投资者,不去重视巴菲特的言论,无论是认同或反对,他的话总是充斥着整个投资界,经久不衰。
在苹果公司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之前,有一个投资标的,也一度引起市场的震动。比特币的市值在去年末一度超过3000亿美金,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市值突破了7000亿美金,当时巴菲特所辖公司伯克希尔总市值也不过4500亿美金。数月之后,巴菲特在其股东大会上,用非常犀利的语言,表达了对比特币的不看好。
聪明者需要从分歧中找到规律,而愚笨者只会陷入眼前的争论。
什么是价值,这是一个令人非常头疼的问句,支付宝的价值在于,它可以把人民币传输至数亿用户移动终端,使得支付更加便捷,交易更加高效,而支付宝本身功能没有太大价值,因为这样一个软件谁都可以做,值钱的不是软件本身。
就像如今的比特币,代码谁都可以复制(开源),值钱的不是那串代码。
比特币有什么价值呢?很简单,支付宝可以把人民币传输给数亿用户,比特币则不仅扮演了支付宝的中介角色,可以把数据传送至任何一个终端,而且还扮演了“人民币”的角色,本身附带货币功能,因此,它的价值不仅仅存在于中介层面,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拥有三百万用户的比特币,跟拥有数亿用户的支付宝,其市值相差无几的原因。这一点巴菲特可能还没想明白。
银行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中介,如果按照巴菲特的投资逻辑,银行这样的机构是很难被其看中的,但巴菲特1991年大量买入富国银行,持有至今。如果你知道1991年至1992年正是美国经济衰退之际,是银行估值非常低的时候,就不会惊讶于巴菲特的举动。
如果巴菲特投资富国银行的案例是个偶然,那我再告诉大家,巴菲特在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银行股惨遭抛售,金融业遭遇重创,其他投资者唯恐避之不及之际,却大胆的借给高盛50亿美元,而后债转股,这笔投资目前给巴菲特带来的净收益超过30亿美元。
巴菲特崇尚价值投资,但一旦他开始投机,那也是挺吓人的。巴菲特这个人,可以把自己送给孩子的零花钱,用自己买的老虎机再赢回来。他深知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深知人性的弱点,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在没有掌握住一个投资标的运行规律之前,巴菲特不会轻易出手,而一旦出手,成功的概率就比较大,其性质也会迅速从投机变成价值投资。
就像巴菲特看苹果,整整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敢买入,同样的时间,至今还没有看懂微软,最近似乎正在看亚马逊,但我估计还得几年才能看出名堂。
一个投资标的是否有价值,很多时候并不取决于当下人们对其的认知。
黄金是这个世界上共识属性最强,但对人类生产、生活发挥作用最小的一个投资标的,就像巴菲特所说,黄金就像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持有黄金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但就是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目前的市值依然超过7万亿美元,是苹果市值的至少7倍。
是什么支撑了黄金如此巨大的市值呢?实际上最重要的是其金融货币属性,而非首饰消费或工业需求。
人类对货币的共识和想象,使得黄金依然拥有巨大的市值,但人类对货币的想象远没有结束,甚至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如果比特币的诞生和持续,其根源是人类对货币的想象,那么对货币的估值,就要遵循另一套逻辑体系。
货币的自由化是未来全球经济演变过程中最后一个巨型竞争性商业模式,是人类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的最后一个堡垒。但普通人对于货币的概念,实际上还停留在钱或钞票这个层面,因此,普通人实际上可以看作是大笨熊,在大笨熊周围,还有一群“帮”大笨熊分蛋糕的狐狸。

肖磊:在数字货币市场,美国到底想控制什么

假设地球上有这么一家公司,在最近五年的时间里,平均每年能赚到的净利润超过900亿美元,要给它估值的话,它的市值应该能达到多少?
对比来看,目前全球市值最大的(当前市值9400亿美元)、最赚钱的公司是苹果,但2017年苹果公司的净利润也只不过484亿美元,离900亿美元还差很远。
我说的这家在过去五年里平均每年都能赚到超过900亿美元利润的公司,名字叫美国联邦储备局,也就是美国的中央银行。很多人可能会质疑,一个国家的央行,怎么能算作一家公司呢?实际上美联储确实是公司化运作的思路,只是逻辑架构稍微有点不同而已。美联储有自己的股东,每个股东每年有数亿美元的分红,过去五年平均900亿美元的净利润,只是美联储上缴给美国财政部的钱,还有数十亿美元分给了股东。
美联储的前身是美国第一、第二银行,最早的时候,这两家银行的股票是可以自由买卖的,所以谁有钱,谁就可以不断的吃进这两家银行的股票,最终控制住美国的印钞权。现在的美联储,是改版之后的第一、第二银行,为了防止被单一财团的控制,现在美联储的股东,基本上是固定的,类似于会员制,其股东持有的股权是不允许在公开市场买卖,也并不是按照股份来分红,而是美联储每年按照6%的固定利率发放利息。
美联储的设计,实际上非常类似于目前区块链行业的基金会制度,美联储是个“非营利组织”,最高权力机关是储备委员会,制定各类货币政策,包括维护美元的稳定和保证全世界对美元的信任度,让持有美元的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到同样的权利。美联储所赚的钱,主要是持有各债券或衍生品的利息,其利润90%要上缴美国财政部,美国财政部拿这些钱做公共服务开支,使得美元生态更加稳固。
我个人觉得数字货币市场,尤其是时下流行的“通证经济”,可以参考美联储的设计理念,这种设计兼顾了公益性(基金会)、激励机制(token)、参与者使命感(社群)等多种系统性制度设计,瞬间秒杀市场上各种贩卖通证经济的学说。美联储这种独立、制衡、市场化、高效能等制度设计,使得其“割全世界韭菜”的方式,存在一个良性循环的基础,未来如果有机会,我会给大家详细讲讲美联储复杂且令人惊叹的制度设计。
自从一百年前在美联储这件事情上取得巨大成功之后,美国金融立国的理念基本上就深入人心了。所以全球金融市场的变化,对于美国来说,远比地缘政治问题要敏感得多。
从1944年布莱顿森林体系击败英镑,到1985年广场协议降伏日元,再到2010年欧债危机扼杀全球对欧元抱有的期望,美元实际上进入了新的黄金期。但令美联储没有想到的是,2009年诞生的比特币,其野蛮生长的速度,远远超出货币学家的想象。
很多人可能认为,比特币在美联储眼里,还是一个小儿科,还算不上什么威胁。其实对于一个伟大的国家来说,他们看中的,不是眼前的对手,而是未来的可能。这就像一个足球队,需要风头正盛的球员,但也需要挖掘那些具有无限可能的年轻球员,正如今年的世界杯,拥有C罗和梅西的球队双双出局,而拥有最年轻球员的法国获得了冠军。
比特币代表了一种新的信任关系,这种信任关系是可以挑战美元的,因为你没有太多的办法来消灭它,甚至没有一个中心化的对象成为你攻击的目标,你原来使用的那一套对付英镑、日元、欧元的策略基本上都失效了。那怎么办呢?
既然数字货币没有中心化组织来运作,谁首先将其当成一种工具,更好的利用起来,就像对黄金、原油的使用一样,不仅承认其地位,而且想尽办法去植入影响力,谁就能获得更大的主动性。理解了这一点,所有美国对数字货币行业未来的行动,都会变得清晰起来。
美国诸多关于数字货币市场的举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可以预知的。也就是说,无论美国国会,或证交会,或美联储等释放何种信息,数字货币在美国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是毫无疑问的。
第一步,从强势定价的角度,上线比特币期货,这不仅从属性定义方面建立了深远的影响力,而且从根本上承认了比特币存在的合理性;
第二步,建立可以规模性监管的二级市场,这其中包括扶持一到两个本国的二级市场交易所,目前看Coinbase有可能成为一个有标志意义的交易所,接受诸多监管;
第三步,推出比特币等数字货币ETF,同时建立一套新的监管架构,包括在美国证交会内部成立一个新的部门。
对于华尔街来说,这依然仅仅是一个开始,第一个阶段所要达到的目的,只是把数字货币行业所有的关注焦点,引入到自己所擅长的领域,放到自己眼皮底下。接下来很多投资者会看到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就是比特币价格的影响因素,其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会越来越集中在美元走势等方面,这意味着比特币将从一个野蛮生长的孩子,变成一个越来越受到规则束缚的青年。
当然,最终需要实现的,是从比特币等的产出层面,建立类似于美联储一样的架构。如果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作为全球比特币第一大产出机构的比特大陆,很快将在香港上市。一旦上市,就会变成一家公众公司,作为公众公司,就非常容易受到资本市场的影响,甚至可能存在易主的风险。比特大陆的掌门人吴忌寒虽然有着超强的智慧,但跟游离在全球数万亿美元的投资资金相比,可能还很难有绝对的博弈能力。
美国的金融市场的效率,不是简单的从很多表象上就能搞清楚的。同样是股票和期货交易所,美国的交易所都是上市公司。市场经济条件下,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是,彻底的市场化,然后再设计一套制衡制度,中国并不是不想市场化,而是无法做好制衡这一步,对监管的不自信,导致各个领域无法自信的放开。
纽约证券交易所,是目前市值超过400亿美元的洲际交易所ICE旗下的其中一家交易所,这家上市公司另外还拥有13家股票、期货交易所以及五家清算所。美国的纳斯达克OMX交易所(NASDAQ:NDAQ)同样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目前市值160亿美金。去年末几乎同时上线比特币期货的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和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E,2006年合并成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是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集团,同样也是上市公司,目前市值561亿美元。
从中不难看出,在美国,中央银行是一家类似于公司制的特殊“赚钱”机构,金融市场的交易所都是上市公司,而在中国,不要说央行的定位了,全国诸多交易所,还处在行政机关的水平。金融运作的逻辑,完全不在同一个维度,因此对金融市场任何金融形态的理解和运用,也不在相同的频道上。
我担心的并不是美国如此积极,且老谋深算的正在一步步控制数字货币市场,而是多年以后,我们国内又嚷嚷着要上比特币期货,要做数字货币交易所,各种嘴脸的人开始打各种报告,然后美其名曰,为了争夺数字货币的话语权、定价权,就像近十年来,不断的推出黄金、原油期货一样。
到那时,人们是否会想起,数年前的那个秋天,中国本应该成为数字货币行业的霸主,从生产到交易,再到投资布局和影响力输出,甚至监管标准的制定,中国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然而我们勇敢且骄傲的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