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看市]是谁在制造下一颗金融核弹

过去十年,可能是人类历史上造富效应最强的周期之一。期间,有比特币这样上涨数万倍的新型投资标的诞生,也有上涨了十多倍及数十倍的,比如像苹果、腾讯等这样的巨型企业的股票出现,另外还有像中国这样,上涨了超过十倍的房地产神话。
那么过去十年的财富大爆炸,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呢?
除了人类经济本身的向前发展,以及中国这个超级经济体的横空出世,更重要的原因是,2008年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一方面将诸多优质资产砸出了黄金坑,另一方面金融危机吓傻了各国政府,诸多国家开始无底线的下调利率和货币大放水,低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都创造了历史,可以说用八级大风吹起了旋风级泡沫。
那么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其实很简单,由于美国金融市场已经发达到任何能够看得见的风险,都能用创造性的工具化解,将风险转嫁。
银行可以给没有任何资质的人贷款去买房,但银行并不担心他们的还款能力,因为银行可以把这些贷款打包成资产包,卖给各类投资机构,这些投资机构里面,就包括雷曼兄弟、高盛、美林等,而这些机构再通过二次加工,做一次担保,然后转手卖给全球投资者。
那全球投资者为什么要买呢?
因为这些资产的评级都是AAA级,可以说跟美国国债一个级别,收益又高,再加上美国人当时也觉得美国房价不可能下跌,对次贷资产的追捧,可以说遍布全球。
但问题是,类似于高盛这样的投行,在出售这类资产的时候,同时向保险公司,类似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投了保险,也就是说,如果这些资产的价格出现下跌,跌幅越大,高盛等获得的赔偿就越多。
高盛的员工在销售这些资产的时候,曾在邮件里调侃说,这些资产就是狗屎,结果后来在遭受国会质询的时候,高盛也承认了员工的说法。
那大家想象一下,我卖给你一个东西,我说这个东西的评级是AAA,是世界上信用最高的投资标的了,你买了,如果价格下跌,你只能认栽,但我能够拿到一笔赔偿。
其实在2002年—2007年间,三大评级机构曾将大约3.2万亿美元的房贷抵押债券中的绝大部分评定为最高级别AAA;当2008年危机来临,又迅速调降它们的信用级别。要知道普通投资者不可能给自己买的这类资产去做投保。
更有意思的是,作为评级机构的重要服务客户和金主,2007年,在雷曼兄弟倒闭前,三大评级机构依然给予其A级以上的评级。
所以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后,除了很多无法转嫁风险的投资者破产之外,很快面临破产的,还有AIG这类保险公司(实在是赔不起了)。雷曼兄弟的破产是个偶然,主要是赌得太大,投保额太少,当时雷曼的杠杆率超过30倍,自己作死,玩得太大了,兜不住了,否则依然不会破产的。
不知道大家从上面的分析当中,有没有看出一些端倪。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其中另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评级机构。大家想想,如果这些垃圾资产不是AAA评级,会有人拼命去买吗?会有保险公司给承保吗?
美国三大评级机构的威力,无论如何描述,都不为过,因为全球经济浓缩在金融市场,而金融市场的波动性,金融产品的复杂性,不是一个简单的投资者就能搞明白的,那些手握几十亿美金的专业投资机构,都得看穆迪和标普的评级来做出决策。
这些评级机构影响着金融市场的各种定价,也影响着数千万投资者的决策,没有这些评级机构做信用评级的金融产品,在市场上基本卖不出去,因为根本无法定价和成交。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曾这样说过:“我们目前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一个就是美国,一个就是穆迪,美国可以用炸弹摧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用评级毁灭一个国家。相信我,有时说不清楚,这两者谁的权力更大”。
那好了,我们来看看这些公司的情况。
本文开篇提到了,过去的十年,是财富大爆炸的十年,比特币、苹果、腾讯、中国的房子等,如果你抓住了它们,你的财富在过去十年基本可以肯定是大幅上涨的。但还有两家公司的股票,过去十年的涨幅,不亚于同期表现最好的资产,这两家公司就是评级机构穆迪和标普全球(惠誉评级非独立上市公司,这里先不提)。
穆迪和标普全球的股价在过去十年里,上涨了接近15倍,虽然没有超过腾讯的30多倍,但也仅次于苹果的20倍。同期,标普500指数,以及在金融界蒸蒸日上的高盛和巴菲特重仓的富国银行,涨幅也就4倍多。
在我们的大A股,有一只股票很少受到内外环境和经济周期的影响,这只股票叫贵州茅台。贵州茅台作为中国最好的股票,但茅台自2008年来的涨幅,也不过10倍。
很多人可能会说,穆迪和标普全球15倍的涨幅,可能是因为市值小,其实穆迪现在的市值折合成人民币的话,是2000亿元,标普全球是3200亿元,这个市值不小了,要知道中国第一大券商中信证券也不过2100亿市值。
另外,大家想想,如果通俗的来说,穆迪等评级公司,具体说是一家写分析的公司,主要搞研究和投资咨询,其价值肯定是不容忽视的,但其增速可以媲美世界上最牛的高科技公司呢?你不觉得还是有点奇怪吗?
更奇怪的是,穆迪还是巴菲特的十大重仓股之一,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持有穆迪2470万股的股票,目前价值40亿美元。
巴菲特一直讨厌华尔街的投机,讨厌复杂的衍生品,讨厌那些包装衍生品的金融机构,他说那些衍生品就是定时炸弹。那他为什么还要投一家,为这些定时炸弹保驾护航的评级公司呢?很简单,巴菲特只看市场需求,如果市场持续的有这个需求,而且像穆迪、标普全球这种,几乎达到垄断性产品输出和市场占有率的公司,巴菲特是不会放过的。这就好比巴菲特反对投资黄金,但却重金投资了把黄金作为主要原材料的首饰企业一样。
其实穆迪和标普全球能够在过去十年里,出现如此之快的增速,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的。诸多金融衍生品,尤其是资产证券化后,包括ABS、MBS、CDO等,导致上一轮金融危机的资产包,如果没有穆迪和标普的“保驾护航”,几乎是寸步难行的。
拿穆迪来说,此前80%的收入来源,是“发债人付费”,这些发债或承销公司每推出一个产品,就需要给评级机构支付5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不等的费用。
重点正在于此,我们一方面需要相信这些评级机构的中立和专业性,但一方面也应该相信其嗜血性盈利的本质。
如果这些评级机构,把大部分委托人交给的评级标的,都评成影响销售的级别,可想而知,评级机构的客户将越来越少,因为人家找你评级,是为了更好的销售这些衍生品,或者活跃这个市场,而不是踢人家的场子。也就是说,评级机构发出的AAA级评级越多,客户就会越多,挣钱也就越多。
这意味着什么呢?2017年末的时候,花旗银行发布过一个报告,指出,2017年合成CDO的销量涨至1000亿美元,而在2015年规模还仅有200亿美元。而且包括花旗集团、法国巴黎银行、高盛、摩根大通在内的几家投行都积极参与合成CDO的销售。要知道引发2008年次贷危机的主要次贷产品,其中一个就是合成CDO,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这一产品的总规模也不过600亿美元。
其实最近十年,尤其是最近五年来,合成CDO等规模的爆炸性增长,才是穆迪和标普等评级机构盈利能力大增,股价飙升的主要原因,因为如此复杂的金融产品,如果没有这些评级机构的评级几乎是不可能上市的,因此每卖出一单,就有评级机构一份收益。
反过来说,穆迪和标普等评级机构盈利和股价的大增,也可以反推出,全球投资者手里持有的次级债规模已经空前了,如果按照花旗的报告,仅2017年销售出去的合成CDO就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两倍。
当然,过去几年次级债衍生品的增长,跟2008年前有所不同,不同在于更加变本加厉。投行们在2008年的危机中,接受了些许教训,把原来期限高达8年的资产,变成了3年以内的,这看上去对自己的风险降低了很多,但无限增加了投资者的风险,这就好比,把银行长期低息贷款,变成了民间短期高利贷,明显增加了对整个经济系统的吸血值。
最后,我想说的是,金融危机从未离我们远去,当金融市场越发达,化解局部风险的能力越强,产生系统性风险就成为一种必然,但类似于2008年一样的金融危机,评级机构和投行绝不是自作自受,而是在危机之后,会更上一个台阶,就像穆迪和标普全球过去十年的股价一样。所以,系统性制造金融核弹,在某个周期内引爆,是金融生态本身的运转机制,而非无证之罪。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当核弹引爆时,如何减少自己财产的伤亡。

肖磊看市:中国买黄金,俄罗斯要买比特币

根据近日公布的数据,中国央行上个月增持了32万盎司的黄金,价值超过4亿美元,这是中国央行时隔两年再次购入黄金。
中国央行上一轮大幅增持黄金储备,还是在2015年6月~2016年10月之间(连续增持了16次),购买了总计超过350亿美元的黄金。而此后的26个月再无增持动作。
值得注意的是,上一轮中国央行大幅增持黄金储备期间,正好跟人民币的贬值周期相符,2015年6月至2016年10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2下跌至6.8,贬值幅度接近10%,同期中国的美元外汇储备减少了超过5000亿。
那么此次中国央行重启对黄金的增持,是否意味着外汇储备,以及人民币汇率又要开始有“大动作”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过一阵子我再做详细的分析,因为这次背景跟上一轮不同,需要更加全面的来研判操盘者的动机和战略意图,以及具体给市场带来的影响。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时隔两年再次开始分散外汇储备,这意味着,全球货币市场的波动,尤其是大国之间的金融博弈,可能要再次升级了。
除了中国央行,跟美国有着“世仇”的俄罗斯也可能放出新的动作。跟俄罗斯政府打交道超过20年的俄罗斯总统国家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Vladislav Ginko表示,作为避免美国新制裁的一种方式,克里姆林宫将很快开始大规模投资比特币,并且此举可能在“几周内”发生。
关于俄罗斯准备投资比特币的消息,我个人认为是值得高度重视的。俄罗斯是一个非常会利用战斗工具的民族,这个国家可能在某个阶段不太重视经济,但对于跟斗争相关的资源,是从来不会懈怠的。
在比特币还没有发展起来之前,俄罗斯一直在增持黄金储备,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加速增持,当年俄罗斯黄金储备只有500吨,尤其是在2014年遭到美国制裁之后,俄罗斯更是坚定了增持黄金的意志,目前已经增持到了2000吨,超越了中国央行的黄金储备量,成为全球第五大黄金储备国。
俄罗斯面临的斗争形势可能更加严峻,目前看,埃及、以色列和沙特有可能坐到一起,俄罗斯如何支持伊朗,叙利亚乱局还在持续,土耳其跟美国、沙特公开叫板,而乌克兰的对抗情绪更加激烈,俄罗斯尽管喜欢“乱中取胜”,但也需要更加多元化的金融避险手段,否则2014年被制裁之后卢布崩溃、经济坍塌的风险可能卷土重来。
比特币整个池子目前虽然不到一千亿美元的市值,但对于俄罗斯的重要国际贸易来说,拿来应急还是可以的。比如武器出口对于俄罗斯来说非常重要,但俄罗斯武器出口总规模也就150亿美元/年,如果其中50亿价值的军火贸易采用比特币结算,我想绕开制裁问题不大,整个比特币市场也完全可以承载。这对于俄罗斯来说,就能达到更多战略目标。
经过十年的运行,比特币已经成为一种类似于黄金一样的超主权货币,尽管全球主要几个大国政府还没有出现购买并持有比特币的消息,但如果要预测全球各大国政府谁先会买入比特币,我想,这个国家一定就是俄罗斯。
俄罗斯由于经济结构单一,外交战略刚猛,导致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是简单粗暴型的,比如在2014年收回克里米亚之后,首先就把核武器运到了克里米亚部署。从这种解决问题和达到战略目的方式来看,比特币非常符合俄罗斯政府的需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只要世界上还有国家这个主体存在,博弈就不会结束,俄罗斯出口石油和武器换来的美元,跟中国加工制造业换来的美元其实没什么两样。拿这些美元做什么,才是智慧。
分散美元外汇储备,可选的标的并不多,除了重仓美国国债、加大主权基金运作等之外,必须要考虑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否永远认可美元主导全球经济的逻辑,如果认可,也就意味着,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全球很多国家,看上去拥有主权,其实变成了美国创造出来的一家公司,跟美国的竞争根本就不在一个维度。
所以分散外汇储备,实际上是一种态度,是一种不屈服的选择,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才有了欧元的出现、黄金货币属性的回归、人民币国际化意图等等。而站在投资的角度,这种国家意志的不同选择必然会给一些资产带来较大的机会。
当然,资产的机会分为两种,一种是资产的安全性,一种是资产的升值空间,在一个不确定性增大的时代,资产的安全性可能会更重要一些。

肖磊:2018年“熊王”易主,比特币力压A股

2018年即将过去,回顾这一年,投资市场可谓惊心动魄,中国股市上证综指以3314点开盘,一月份上涨至最高的3587点,而后一路下跌,至年末收盘的2493点,跌幅接近25%,全年只有三个月正收益,可以说跌了整整一年。熊冠全球的股市,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够激发出很多人的创作欲望,股民再次靠段子苦苦支撑。
但要说到跌幅,上证综指实际上还差了一点,以1.4万美元/枚开盘的比特币,目前的价格只有4千美元/枚,年内跌幅超过70%,而这一看似小众,实则名声大噪的市场,投资者情绪还算稳定,因为他们在2017年见到过20倍的涨幅,跌70%似乎依然能够谈笑风生、畅谈来年。


为什么先要先说股市,原因很简单,股民和农民工是中国最大的两个标签性人群(中产、房奴基本也包括在这两大人群里),如果把中国除外,全球只有九个国家的人口比中国股民多,跟关心农民工兄弟姐妹一样,这群人的生存状态也应该值得我们重视。
那比特币作为一个受众狭窄的市场,为什么也需要重点关注呢,因为一夜暴富这种需求,是人的基因里带来的,跟吃饭、睡觉、做爱一样难以抗拒,而比特币不仅从梦想层面,还从现实层面,给了部分投资者这样的机会,至少比买彩票暴富的传说要真实一些。
因此这一轮的比特币等数字资产,其卷入者,精英更多,就像300年前的南海泡沫,把举世闻名的科学家艾萨克牛顿也亏得血本无归一样,区块链领域也不逊色。一度喊声雷动的投资界名人、硅谷科学家,前者基本上对自己的狂热已羞于启齿,而后者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对于很多投资者来说,2018年确实很惨,但如果把时间拨回十年前,也就是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全球金融市场面临崩盘的2008年,2018年就没那么值得哀悼。
2008年,上证指数跌幅高达65%,你现在看到的裁员、失业、企业亏损等等,在2008年那都不是事,因为据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司统计的数据,2008年仅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年收入超过2000万)的中小企业就有6.7万家倒闭。并且,倒闭破产的不仅仅是中小企业,大部分中国企业遭遇经营困难,400多万中小企业更是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
也是在2008年,人们几乎没有时间去想什么东西可以一夜暴富,因为那一年,中国还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个是汶川地震,另一个是奥运会,股市的大跌,被这两件大事冲淡。
全球最重要的避险资产黄金2008年只有5%的收益,盘中一度从1033美元大跌至680美元。当时的比特币,还仅仅是一篇发表在网上的,毫不起眼的,不足7000字的论文。人们慌不择路,只能疯狂的回笼现金,以至于在2002年至2007年贬值超过40%,被很多分析师认为将在2008将崩溃的美元,创下了历史大底,触底反弹了25%。
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真正的无风险收益来自经济周期,逆周期发财的人当然也有,但那是火中取栗,靠的不仅仅是经验和本事,还有敢于赌上身家性命的牺牲精神,所以如果是非职业的投资者,连发现逆势的机会都难,更不要说在逆势发财了。
从2008年至2018年,十年的时间,新的投资者出现,而老的投资者早已忘记什么是风险,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趋势”,以及趋势的周而复始。当你后悔没有在2018年套现的时候,如果不转换思路,你未来更需要后悔的,可能是没有跟上未来十年的趋势。
什么是未来十年的趋势呢?如果对于那些参与人群极其广泛,非常传统的投资领域,需要判断经济的走向。而对于想一夜暴富的人来说,需要重新开始,就像2008年你根本不会想到令一些人暴富的竟然是比特币一样,未来能让你一夜暴富的投资品种,更大的可能是不在你现有关注之列的,或者还没有诞生的。
无论是想赚取稳定的,能够跑赢通胀的收益,还是一夜暴富的需求,都无可挑剔,因为人性使然,没有孰优孰劣之分,但都需要付出足够多的努力,一个需要判断经济周期,一个则需要扫描庞杂的信息、运用超人的智慧,所以都需要认真研究。
总结起来,2018年值得纪念,但不值得哀悼,因为你看到的所有滑稽、伟大、膨胀和消失,都值得反复回味。当趋势来的时候,舞台天成,所有的角色都要起舞,真正能走出这个舞台,而不至于陷入悲剧者,往往是那些能够完全遏制惯性思维的人,正因为如此,2019年更值得我们慎重应对。

肖磊:比特币年内暴跌70%分析

近期以来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跌,两周之内暴跌了接近30%,其他数字货币的下跌更加惨烈,市值排名第二的以太坊(ETH)两周之内跌幅接近35%,市场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恐慌之中。
令投资者更为无助的是,此次下跌,基本上没有出现爆炸性利空消息,各国监管层面非常平稳,且逐步在接受,号称能摧毁比特币算力的量子计算机也没有问世,虽然最近有一些在圈内关注度比较高的事件,比如比特币现金BCH分叉、算力大战等,但似乎也很难做到摧毁整个市场的信心,那么这一轮的下跌,投资者显得更加脆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基于此,我对这一轮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做出以下分析。
首先,比特币处在大熊市当中,不进则退,没有根本性的利好,是无法支撑现有价格的,因为比特币本身无法产生收益,如果没有接棒者,存量市场的抛售几乎是一个注定的行为,不确定的只是会在什么时间抛售。
其次,区块链技术推动比特币价格飙升的任务已经完成。
自2016年开始的比特币价格摆脱熊市,开启新一轮上涨,源于区块链技术的兴起,但区块链技术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一种基础的应用技术,所有参与者研究的是,如何用区块链技术去做服务和改造传统互联网,获得现实当中的利润和现金流,而不是争夺金融的话语权,区块链技术的革命性意志降低,集体向政府监管靠拢,这意味着比特币,以及区块链资产的私密性遭遇挑战,这种情况下,价格吸引力又不高,还不如持有法币,至少短期可以保值,因此基于传统法币兑换的稳定币需求飙升,比特币等的独立和加密优势被削弱。
实际上这个因素非常重要,也就是说从比特币及交易市场获得巨大利益的原始群体,为了保住现有的利益,开始与传统市场同质化,所提供的产品再很难满足需求层面的真正痛点,投资者向传统资产转移。
第三,比特币赖以生存的算力市场纷争再起,比特大陆等硬件芯片制造商上市迷雾重重,诸多硬件企业也推迟了上市周期,这导致比特币最上游的产业遭遇到了很强的压力,再加上比特币价格一直低迷,这就导致在从传统市场无法吸引资本,挖矿利润降低,硬件销售不佳等背景下,这些企业从泡沫破裂中醒悟,大家又不得不回到初心,重新开始思考,比特币,以及分叉出来的比特币现金等,到底要成为什么东西,是要成为世界货币,还是要成为一个可以发币的中央银行,也就是要成为黄金,还是美联储,从而争论再次开始,互相攻击。
投资者开始担心,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会不会因为算力的集中,而被野心家利用,这挑战了最初那些信仰比特币的人的信心,而他们持有比特币的成本是很低的,此时抛售也利润颇丰,索性抛了避险。而我个人认为,类似算力大战和分叉问题,从长远看反而是这个市场最需要的,分叉和算力的争论,是区块链的原点,是学术性的争论,就像凯恩斯主义跟哈耶克自由派的争论一样,这是区块链领域的基础教育。不过需要说明一下,这并不代表分叉币就值得投资,尤其是那种没有任何理论依据的傻X分叉,就更没有啥意义了。
以上三大原因,造成了新一轮比特币价格的无理由下跌,因为真正的大趋势,不是一两件事情造成的,最终影响市场的核力量,往往“润物细无声”,所以在真正的大趋势面前,很多投资者根本看不懂,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其实很正常,其他投资领域也是如此。
从未来走势看,需要重点分析历史背景和当下的金融环境,我在去年末的时候写过一篇分析,题目叫“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将刺破高科技股泡沫,可能引发下一轮金融危机”。
比特币打开了一个魔盒,传统的互联网技术从心理层面无法解决终极信任,以政府监管为基础的透明监督机制,难以适应互联的效率,存在比较大的缺陷,需要另一种力量来平衡,但这需要时间来等待各方的认知。
大家可能还没有看到相关的数据,我这里可以告诉大家,今年以来比特币市值虽然蒸发了两千亿美金,但美国五大科技股值缩水了超过1万亿美元,中国就更不用说了,腾讯等股价已经被腰斩。
比特币价格没有什么合理区间,因为对比特币的估值,无法考虑盈利模型和市值天花板,所以判断比特币价格,更像是在研究一个国家、一个组织、一门宗教,这牵扯到的东西太多,因此可以说是一个集经济学、哲学、心理学、政治学等为一体的超级反历史问题,你可以嗤之以鼻,但只要你开始介入,就别想着把这个问题简单化,所以未来价格走势,需要从最原始的需求和供给说起。
就像黄金一样,具备金融、货币、商品三大属性,哪一个属性是投机,哪一些属性是支撑,哪一个属性是未来,持有者在各属性层面可以为之付出的成本边界在哪里,这些问题主导黄金在地球上生存了上万年。这些问题,同样是判断比特币价格必须要研究的东西,所以想去抄底,或想迅速的做出选择,从恐慌中逃离出来,其实并不是迫切的找到一个价格预测,而是从这一刻起,学会反思。

肖磊:资本主义的终结者可能是区块链技术

如果人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活着,也挺好的,但那他可能对外界很多事物和环境的要求就不会太高,也很难思考其他东西,人类文明可能也跟他关系不大。
但历史以来,有很多人,不仅为了填饱肚子,而是不断的寻求一种更优的生存方式,甚至在思考什么样的人类社会制度,是更高尚和文明的。
十八世纪中叶,在欧洲大陆,社会变革加剧,英国虽然因工业革命而活力四射,但大多数人,还依然被十七世纪全盛时期的法兰西王国所影响。认为拥有雄伟的宫殿、勇敢的士兵、强大的宗教、气派的贵族等等,就是最好的国家民族形态。
当时的英国,一群私利膨胀之徒,办工厂、开商阜,到处做生意,从全球贸易的角度,英国人把唯利是图上演到了极致。为了做贸易,限制宗教和国王的权力,社会层面看,似乎到了犯上作乱、礼乐崩坏,信仰缺失,散乱不堪的程度,说白了,技术的进步和思想的超前,也并没有给英国人提振民族自信心,只有赚钱这个目的非常明确,但缺乏新的信仰和寄托,在欧洲大陆看来,英国就是个土得掉渣的暴发户。
直到1776年3月,亚当·斯密的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正式出版,作者通过对人性和社会结构的深层次剖析,提出了“自私自利”的终极价值,批判了统一集权的经济形式对社会造成的巨大伤害,高度赞扬了劳动分工带来的超前生产效率,以及从货币、税收、财政等层面描述了交易交换的强大逻辑等等,并倡导自由贸易,希望政府尊重“市场行为”这只看不见的手,从而实现国富民强。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出版后,引起了空前的讨论,普通民众也参与其中,影响所及除了英国本地,连欧洲大陆和美洲也为之疯狂。我曾看到有人这样评价,“国富论”对于西方思想界是一颗巨磅炸弹,蒸汽机为工业革命提供了动力,而亚当斯密的思想则告诉我们该如何使用这股力量。亚当斯密本人,真真切切成为现代经济学之父。
英国虽然早在1215年的时候,国王与贵族之间就签署了著名的《自由大宪章》,但这并没有使得英国在欧洲崛起,跟西班牙、荷兰、法国等相比,没有体现出什么优势,根本的原因可能是,《自由大宪章》仅仅是限制了国王的权力,降低了“剥削”,但并没有找到一条创造财富的理论。
“国富论”的出版,对当时英国人民的影响是空前的,使得英国人真正非常自信的看待自己追求的这一套社会行为真正的价值所在,认为市场经济的先进性无与伦比,可以说找到了一条创造财富的法门。
对世界的影响也可以说翻天覆地,首先“国富论”的出版,使得英国对海外殖民地的看法有了根本性改变,认为释放殖民地人民的创造力,强化分工体系,跟殖民地做贸易才是让英国利益最大化的最好方式。从而才有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各殖民地的顺利独立,英国并未做殊死的军事对抗,美国是否成为今天的美国,存疑。
亚当斯密的理论逐步在欧洲建立起持久的影响力,“国富论”发表十多年后的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欧洲资本主义开始烈火燎原式蔓延,资本主义作为一种新的人类社会组织形式,走向了历史舞台。
时至今日,以亚当斯密的市场经济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依然是世界经济组织关系的主流模式,有人甚至说,是亚当斯密发明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变成了一种新的文明。
然而,两百多年后的今天,社会变革依然剧烈,人们依然在思考未来的世界需要什么样的组织关系,资本主义崇尚的社会分工、自由贸易、劳动价值等等,都成为一种基本的经济结构,人们开始渴望摆脱后工业时代的各种束缚,从资本主义的基础上更近一层的了解自我并设想和建构新的世界。
资本主义的发展,跟工业革命紧紧的捆绑在一起,工业时代最大的特点是,组织的高效协同、强大的竞争和社会乃至全球分工体系,这就导致大量服务中介的诞生,这也是精细化分工的结果。
第三方监督机构、第三方调研机构、第三方实施机构等等,这种分工带来的效率是空前的,但也不断的制造出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民众的安全感实际上越来越依赖于机构或主权的信用和能力水平。
比如我们吃东西是否安全,只能相信食品安全检验机构;当我们坐飞机的时候,根本不知道飞机驾驶员有没有抑郁症,我们只能相信航空公司等等,尤其是在货币层面,我们不需要了解任何关于货币的价值和属性问题,只要疯狂的去赚钱就好了,最终也只能寄希望于央行能够信守承诺,货币能够保值。
然而,我们没必要质疑因工业革命而形成的分工体系,但我们有权利质疑与此同时形成的,利益分配,以及监督和制衡体系。
我们对资本主义创造财富的方法和逻辑没有异议,但越来越明显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监督无效问题,透明度不够引发的信任问题等等,都需要一个新的技术革命,以及新的社会认知模型来完成重塑。
后工业时代的特点是,不需要劳动力的大规模协同,流水线变成了可定制的生产方式,工业制造离普通人越来越近,一切可定制;另外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物理层面的协同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价值观消费时代的来临,使得生产的多样化和灵活性更加明显。人们的协同,更体现在相距千里的信息沟通层面,而不是进入同一家工厂。但这也给这种信息时代的新型协同关系带来了信任层面的巨大挑战。
在古代,权力阶层(组织方),只能通过宗教和道德圣贤,把管理的触角伸长到几千公里之外;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爆发之后,人们可以用强大的现代工具,尤其是信息技术来完成协同和管理,并组织生产。但当互联网时代到来,智能制造逐步普及,工业领域的大规模劳动力协同逐步降低之后,能够满足社会财富分配体系,又能大规模取信于民众,使其参与新的非物理性分工和协同的工具,到底是什么?如果无法搞明白这个问题,对未来社会的思考,将是空洞的。
2009年比特币的出现,很多人认为是一个乌托邦的创新,但实际上比特币这个没有任何物理协同的虚拟产品,目前市值超过千亿美元,全球数百万人相距万里协同分工自行运转而愈加繁荣。
而后诞生的区块链技术革命,也被认为是一个口号大于实质意义的东西。但区块链带来的社会思想变革,其影响远远不止于我们当下的所见,因为区块链这个技术,改变的是人类社会组织的底层利益分配和协同逻辑,同时颠覆了原有的劳动价值论和分工协作逻辑,使得看上去成为了一个更加逐利且失去组织性的乌托邦模式,很多人根本看不懂。
就像在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没有出版之前,没有人能看得懂英国这套“自私自利”的小商人体系到底有什么价值一样,如今依然没有人能够了解区块链带来的变革到底是什么。
社会需要新的协同方式,这种协同方式超越了地域、文化甚至是各国的政府组织,需要全新的信任机制,而货币这个承载着巨大共识能量的工具正在等待人类的二次开发,如果我们把这样一个新的时代,定义为货币主义(从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逐步过渡到区块链革命与货币主义),那么它将超越资本主义的协同和效率,直接从认识货币到建立协同,再到财富创造与分配的共识链条上,铸就一个新的文明。
但这种探索,成功与否的条件,不取决于技术本身,而取决于思想层面的革命性著作和实践领袖的诞生,以及有多少有影响力的人会被这种思想所征服,并激发人们大规模的付诸于实践。这看上去因互联网信息技术的普及而变得简单,但也放大了保守派和反对者的影响力,因此要进入到区块链货币主义时代,可能不是短短几年就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