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比特币死不了,美国可能将其视为金融武器

比特币诞生已经整整十年,这十年里,遭遇了诸多生死劫,包括各国政策的高压限制、全球黑客的轮番攻击、内部冲突的屡屡引爆、华尔街和投机者的贪婪操纵等等,但比特币均能化险为夷,持续传奇之旅。
客观的来说,在区块链技术还没有出现对全球产业的革命性改造之前,比特币这种东西,就算从此消失,也难以引起较大的冲击,更可能成为投资界的一个笑柄。
那么比特币到底会不会消失,会不会成为投资界的笑柄呢?
这就要看我们基于什么来认识比特币。
过去一年里,比特币价格跌幅超过80%,但就算在这种大跌之下,比特币依然拥有超过4600亿元的市值。这个市值比全球500强企业里排名在306位的瑞银集团(2018年最新排名),还要高出1300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大跌80%之后的比特币,看成是一家企业,这家企业依然拥有超过4600亿元的市值,在中国相当于第六大银行交通银行的市值。
另一个重要的数字是,比特币已经诞生10年,去中心化运行了10年,目前依然系统良好,用户数百万。相比来看,真正的企业寿命反而更短暂。按照美国《财富》杂志的统计,美国约62%的企业寿命不超过5年,只有2%的企业存活达到50年,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7年;一般跨国公司平均寿命10-12年。中国大型企业的平均寿命约7-8年。
如果一家跨国公司,寿命已经超过10年,市值700亿美元(当前比特币市值),每日创造超过50亿美元的流动性(比特币日均成交额),你觉得它会在短时间内倒掉吗?
当然,就算是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轰然倒塌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概率不高,更何况想让比特币轰然倾覆的条件,远远复杂于一家企业。
如果孤立起来看,比特币注定会失败,因为跟黄金、钻石、房产等相比,比特币几乎没有实物性使用价值,仅仅是电脑里的一串数字;跟股票、债券相比,没有主体为其提供信用和收益保证;跟保险、期货等相比,不具备风险对冲等合约功能,可以说只能用来炒作,类似于开发了一款游戏,看上去玩的人很多,但终究会被新的游戏替代。
从历史的角度看,比特币是时代的产物,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偶然性发现,比特币是严格按照发明者中本聪的论文实践出来的。就像中国高铁,如果没有如此辽阔的土地、没有十几亿的人口、没有改革开放、没有春运的痛苦和压力,高铁很难在中国出现并发展至此,因为这类技术,需要严格的技术标准作为支撑。高铁是人类基于诸多条件发明出来的一种工具,比特币更是。
假设比特币的诞生之地是朝鲜、津巴布韦、伊拉克等国,或许它确实就是一种偶然,在这些国家,人们可能更关注面包是不是涨价了,明年还能不能吃饱,在生存温饱都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发明比特币这种事似乎不太可能。
我虽然不认为各民族的智商有高低之分,但环境会严重的限制人们的创造力和研究方向,比特币,一定是吃饱了撑着的那帮人发明的。
因此,比特币诞生于美国,这个依然主导着全世界经济命脉的国家,也是全球科技最发达、思想最活跃的国家,一定有其预示性。这绝对不是偶然,我在屡次讲课当中都提到过这一点。
比特币在美国诞生,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比特币不仅是全球前沿科技,还是一种前沿思想,另一种可能是,美国人故意制造了一个大阴谋,战略意图未知。而我更愿意相信,比特币是一种,可能被用作全球重要博弈工具的高科技。这种科技的超前性,在于它的工具性、解决问题的颠覆性。
历史以来,只要有政府存在,货币购买力被稀释的问题,就是难以逆转的发展规律,无论古代帝国降低金银币的含金量,还是如今主权国家超发纸币,目的都一样。纵然冒着巨大的风险,也要一条道走到黑。
反过来看,如果货币总量恒定,久而久之就会出现房价等大类资产不涨、生活用品价格持续走低,你攒一年的工资,就可以安心花十年,所面临的后果,不是商品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人们的生活不是越来越好,而是越来越差,大概率经济崩溃,是要饿死人的,因为没有人愿意再提供商品和服务。
如今,在美国这样中央银行非常独立,把货币管理得很好得国家,都必须得让货币保持一定的超发,制造一定的通胀,以刺激市场的创造力。
通缩和恶性通胀都是经济的致命杀手,一国政府能够控制住通胀的适当性,其经济的发展就会比较完美。可是,政府的需求,跟民众的需求完全不同,政府是要用整体性通胀刺激社会的持续创造性,而民众要的是保护自己已经创造出来的财富不受贬值威胁,两者永远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我认识很多比较富有的人,甚至早已实现财富自由,但大家都很不安,因为今天的财富自由,十年后可能就变得十分拮据,所以一方面痛骂货币贬值,另一方面不得不继续寻找赚钱的方法,比如再创业或想办法投资。但问题是这就是政府想要的结果,你不能赚了点钱,就以为万事大吉,政府需要用通胀来刺激你终身奋斗。
但出于对财富保护的本能,更高认知水平和拥有各种能力的人,都在思考如何对抗通货膨胀,如何制衡政府制造通胀的欲望。所以,这个世界,有的人关心去哪里旅游,有的人则关心地球寿命还有多久,同样,有人关心明天吃什么,而有人关心如何捍卫自己的财富。
过去几十年,所有的科技,都在发明创造财富的工具,而并没有关注财富本身,科技巨头们,每天可以创造出诸多工具,来改变我们的衣食住行,从而获得巨额市场回报,但很讽刺的是,科技巨头又不得不“创造”一个“余额宝”来跑赢微弱的银行利息,殊不知,放在“余额宝”里的钱,都快超过阿里巴巴整个集团的市值了。
比特币要改变的,实际上是科技的土壤,因为如果人们只在乎创造财富,而无法有效保护和继承财富,无论科技如何发达,人们的付出如何的多,都得承受财富的不安全感,当这种刺激达到零界点的时候,就会出现负面效应,人们不再积极创造财富,而是开始致力于转移财富和转换财富的储存方式。无恒产者无恒心,恒产一方面体现的是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另一方面其实就是防止财富被动缩水。
按照经济学大师哈耶克的理论,如果容许私营银行发行竞争性货币,私营银行为了维持通货价值和自身信誉,必定会小心谨慎,自觉使货币发行量控在合理范围之内。这样通货膨胀和失业就在合理的货币发行量和正常的市场经济运行中消失了。哈耶克认为,货币非国家化有利于消除“经济民族主义”,实现“一体化的世界模式”。
但问题是,如果无法用高科技的方式创造私人财富的保护机制,单纯让传统银行发行私人货币,依然是不可信的,银行的信用长期看还不如国家,竞争只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科技时代已表明,真正把移动支付发展起来的,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而不是数千家传统银行。不光中国如此,全球的创新更是如此,颠覆性创新不是对既有系统的改造,它来自荒漠里的野蛮生长。
比特币价格暴跌,但跟四百年前的郁金香泡沫,以及南海股价泡沫、日本房产泡沫等历史泡沫相比,比特币完全处在不同的维度,因为比特币代表的,不是一个资产,是一种新的经济协议。
比特币不是孤立的存在,比特币就像电灯,只不过是证明了电的一个简单用途,而仅这一用途,就已经价值连城。就在上周,市值超过3500亿美元,业务遍及全球的摩根大通宣布将在几个月内启动JPM Coin(摩根大通币)的内测,最终计划实现批发支付业务客户之间的实时交易结算,而摩根大通为企业提供的全球批发支付业务总额数万亿美元计。
美国金融机构在利用区块链方面,可能还远不止于此。摩根大通准备未来将跨境支付和企业债券发行全部转移到区块链上。按照摩根大通区块链项目负责人Umar Farooq的理解,世界上目前存在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挪到区块链上,“坦白说,应用是无穷无尽的,一切你可以用分布式账本发展企业的地方都可以用到。”
另外,纳斯达克交易所有可能在年内推出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流动性指数,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也有可能申请并发行第二支数字货币期货,即以太坊期货。
中国金融市场发展了这么多年,至今也只有两只金融期货,国债期货被暂停了18年,股指期货在2015年股市大跌期间直接暂停交易,整个国家谈金融创新色变,市场的承受力和整个运作水平跟美国无法相提并论。因此,视比特币为洪水猛兽就不奇怪了,这次中美贸易谈判,听说中国在金融开放方面依然非常保守,毕竟我们金融历史太短,不仅缺乏合理有效的监管,更缺乏成熟的投资者,容易出乱子,我本人十分理解。
但金融是经济的纵深和战略武器,美国金融市场的攻击力,相当于核弹,而大部分国家还处在迫击炮的水平,所以作为投资者,需要自己武装自己,不能把未来的财富保护,寄希望于第三方。
此文目的在于说明比特币的逻辑背景,以及为何美国金融市场如此重视比特币等背后的技术。比我们聪明,比我们实力高出百倍者都在关注的东西,我们不应该去排斥。所以此文并不是为了推荐大家买币,请慎重操作,价格波动无常,后果自负。
当泡沫破裂时,我们高估了区块链技术短期的影响力,但当泡沫破裂之后,依然能“死灰复燃”的时候,我们可能低估了区块链技术的长期影响。

[肖磊看市]是谁在制造下一颗金融核弹

过去十年,可能是人类历史上造富效应最强的周期之一。期间,有比特币这样上涨数万倍的新型投资标的诞生,也有上涨了十多倍及数十倍的,比如像苹果、腾讯等这样的巨型企业的股票出现,另外还有像中国这样,上涨了超过十倍的房地产神话。
那么过去十年的财富大爆炸,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呢?
除了人类经济本身的向前发展,以及中国这个超级经济体的横空出世,更重要的原因是,2008年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一方面将诸多优质资产砸出了黄金坑,另一方面金融危机吓傻了各国政府,诸多国家开始无底线的下调利率和货币大放水,低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都创造了历史,可以说用八级大风吹起了旋风级泡沫。
那么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其实很简单,由于美国金融市场已经发达到任何能够看得见的风险,都能用创造性的工具化解,将风险转嫁。
银行可以给没有任何资质的人贷款去买房,但银行并不担心他们的还款能力,因为银行可以把这些贷款打包成资产包,卖给各类投资机构,这些投资机构里面,就包括雷曼兄弟、高盛、美林等,而这些机构再通过二次加工,做一次担保,然后转手卖给全球投资者。
那全球投资者为什么要买呢?
因为这些资产的评级都是AAA级,可以说跟美国国债一个级别,收益又高,再加上美国人当时也觉得美国房价不可能下跌,对次贷资产的追捧,可以说遍布全球。
但问题是,类似于高盛这样的投行,在出售这类资产的时候,同时向保险公司,类似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投了保险,也就是说,如果这些资产的价格出现下跌,跌幅越大,高盛等获得的赔偿就越多。
高盛的员工在销售这些资产的时候,曾在邮件里调侃说,这些资产就是狗屎,结果后来在遭受国会质询的时候,高盛也承认了员工的说法。
那大家想象一下,我卖给你一个东西,我说这个东西的评级是AAA,是世界上信用最高的投资标的了,你买了,如果价格下跌,你只能认栽,但我能够拿到一笔赔偿。
其实在2002年—2007年间,三大评级机构曾将大约3.2万亿美元的房贷抵押债券中的绝大部分评定为最高级别AAA;当2008年危机来临,又迅速调降它们的信用级别。要知道普通投资者不可能给自己买的这类资产去做投保。
更有意思的是,作为评级机构的重要服务客户和金主,2007年,在雷曼兄弟倒闭前,三大评级机构依然给予其A级以上的评级。
所以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后,除了很多无法转嫁风险的投资者破产之外,很快面临破产的,还有AIG这类保险公司(实在是赔不起了)。雷曼兄弟的破产是个偶然,主要是赌得太大,投保额太少,当时雷曼的杠杆率超过30倍,自己作死,玩得太大了,兜不住了,否则依然不会破产的。
不知道大家从上面的分析当中,有没有看出一些端倪。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其中另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评级机构。大家想想,如果这些垃圾资产不是AAA评级,会有人拼命去买吗?会有保险公司给承保吗?
美国三大评级机构的威力,无论如何描述,都不为过,因为全球经济浓缩在金融市场,而金融市场的波动性,金融产品的复杂性,不是一个简单的投资者就能搞明白的,那些手握几十亿美金的专业投资机构,都得看穆迪和标普的评级来做出决策。
这些评级机构影响着金融市场的各种定价,也影响着数千万投资者的决策,没有这些评级机构做信用评级的金融产品,在市场上基本卖不出去,因为根本无法定价和成交。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曾这样说过:“我们目前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一个就是美国,一个就是穆迪,美国可以用炸弹摧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用评级毁灭一个国家。相信我,有时说不清楚,这两者谁的权力更大”。
那好了,我们来看看这些公司的情况。
本文开篇提到了,过去的十年,是财富大爆炸的十年,比特币、苹果、腾讯、中国的房子等,如果你抓住了它们,你的财富在过去十年基本可以肯定是大幅上涨的。但还有两家公司的股票,过去十年的涨幅,不亚于同期表现最好的资产,这两家公司就是评级机构穆迪和标普全球(惠誉评级非独立上市公司,这里先不提)。
穆迪和标普全球的股价在过去十年里,上涨了接近15倍,虽然没有超过腾讯的30多倍,但也仅次于苹果的20倍。同期,标普500指数,以及在金融界蒸蒸日上的高盛和巴菲特重仓的富国银行,涨幅也就4倍多。
在我们的大A股,有一只股票很少受到内外环境和经济周期的影响,这只股票叫贵州茅台。贵州茅台作为中国最好的股票,但茅台自2008年来的涨幅,也不过10倍。
很多人可能会说,穆迪和标普全球15倍的涨幅,可能是因为市值小,其实穆迪现在的市值折合成人民币的话,是2000亿元,标普全球是3200亿元,这个市值不小了,要知道中国第一大券商中信证券也不过2100亿市值。
另外,大家想想,如果通俗的来说,穆迪等评级公司,具体说是一家写分析的公司,主要搞研究和投资咨询,其价值肯定是不容忽视的,但其增速可以媲美世界上最牛的高科技公司呢?你不觉得还是有点奇怪吗?
更奇怪的是,穆迪还是巴菲特的十大重仓股之一,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持有穆迪2470万股的股票,目前价值40亿美元。
巴菲特一直讨厌华尔街的投机,讨厌复杂的衍生品,讨厌那些包装衍生品的金融机构,他说那些衍生品就是定时炸弹。那他为什么还要投一家,为这些定时炸弹保驾护航的评级公司呢?很简单,巴菲特只看市场需求,如果市场持续的有这个需求,而且像穆迪、标普全球这种,几乎达到垄断性产品输出和市场占有率的公司,巴菲特是不会放过的。这就好比巴菲特反对投资黄金,但却重金投资了把黄金作为主要原材料的首饰企业一样。
其实穆迪和标普全球能够在过去十年里,出现如此之快的增速,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的。诸多金融衍生品,尤其是资产证券化后,包括ABS、MBS、CDO等,导致上一轮金融危机的资产包,如果没有穆迪和标普的“保驾护航”,几乎是寸步难行的。
拿穆迪来说,此前80%的收入来源,是“发债人付费”,这些发债或承销公司每推出一个产品,就需要给评级机构支付5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不等的费用。
重点正在于此,我们一方面需要相信这些评级机构的中立和专业性,但一方面也应该相信其嗜血性盈利的本质。
如果这些评级机构,把大部分委托人交给的评级标的,都评成影响销售的级别,可想而知,评级机构的客户将越来越少,因为人家找你评级,是为了更好的销售这些衍生品,或者活跃这个市场,而不是踢人家的场子。也就是说,评级机构发出的AAA级评级越多,客户就会越多,挣钱也就越多。
这意味着什么呢?2017年末的时候,花旗银行发布过一个报告,指出,2017年合成CDO的销量涨至1000亿美元,而在2015年规模还仅有200亿美元。而且包括花旗集团、法国巴黎银行、高盛、摩根大通在内的几家投行都积极参与合成CDO的销售。要知道引发2008年次贷危机的主要次贷产品,其中一个就是合成CDO,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这一产品的总规模也不过600亿美元。
其实最近十年,尤其是最近五年来,合成CDO等规模的爆炸性增长,才是穆迪和标普等评级机构盈利能力大增,股价飙升的主要原因,因为如此复杂的金融产品,如果没有这些评级机构的评级几乎是不可能上市的,因此每卖出一单,就有评级机构一份收益。
反过来说,穆迪和标普等评级机构盈利和股价的大增,也可以反推出,全球投资者手里持有的次级债规模已经空前了,如果按照花旗的报告,仅2017年销售出去的合成CDO就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两倍。
当然,过去几年次级债衍生品的增长,跟2008年前有所不同,不同在于更加变本加厉。投行们在2008年的危机中,接受了些许教训,把原来期限高达8年的资产,变成了3年以内的,这看上去对自己的风险降低了很多,但无限增加了投资者的风险,这就好比,把银行长期低息贷款,变成了民间短期高利贷,明显增加了对整个经济系统的吸血值。
最后,我想说的是,金融危机从未离我们远去,当金融市场越发达,化解局部风险的能力越强,产生系统性风险就成为一种必然,但类似于2008年一样的金融危机,评级机构和投行绝不是自作自受,而是在危机之后,会更上一个台阶,就像穆迪和标普全球过去十年的股价一样。所以,系统性制造金融核弹,在某个周期内引爆,是金融生态本身的运转机制,而非无证之罪。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当核弹引爆时,如何减少自己财产的伤亡。

肖磊看市:中国买黄金,俄罗斯要买比特币

根据近日公布的数据,中国央行上个月增持了32万盎司的黄金,价值超过4亿美元,这是中国央行时隔两年再次购入黄金。
中国央行上一轮大幅增持黄金储备,还是在2015年6月~2016年10月之间(连续增持了16次),购买了总计超过350亿美元的黄金。而此后的26个月再无增持动作。
值得注意的是,上一轮中国央行大幅增持黄金储备期间,正好跟人民币的贬值周期相符,2015年6月至2016年10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2下跌至6.8,贬值幅度接近10%,同期中国的美元外汇储备减少了超过5000亿。
那么此次中国央行重启对黄金的增持,是否意味着外汇储备,以及人民币汇率又要开始有“大动作”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过一阵子我再做详细的分析,因为这次背景跟上一轮不同,需要更加全面的来研判操盘者的动机和战略意图,以及具体给市场带来的影响。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时隔两年再次开始分散外汇储备,这意味着,全球货币市场的波动,尤其是大国之间的金融博弈,可能要再次升级了。
除了中国央行,跟美国有着“世仇”的俄罗斯也可能放出新的动作。跟俄罗斯政府打交道超过20年的俄罗斯总统国家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Vladislav Ginko表示,作为避免美国新制裁的一种方式,克里姆林宫将很快开始大规模投资比特币,并且此举可能在“几周内”发生。
关于俄罗斯准备投资比特币的消息,我个人认为是值得高度重视的。俄罗斯是一个非常会利用战斗工具的民族,这个国家可能在某个阶段不太重视经济,但对于跟斗争相关的资源,是从来不会懈怠的。
在比特币还没有发展起来之前,俄罗斯一直在增持黄金储备,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加速增持,当年俄罗斯黄金储备只有500吨,尤其是在2014年遭到美国制裁之后,俄罗斯更是坚定了增持黄金的意志,目前已经增持到了2000吨,超越了中国央行的黄金储备量,成为全球第五大黄金储备国。
俄罗斯面临的斗争形势可能更加严峻,目前看,埃及、以色列和沙特有可能坐到一起,俄罗斯如何支持伊朗,叙利亚乱局还在持续,土耳其跟美国、沙特公开叫板,而乌克兰的对抗情绪更加激烈,俄罗斯尽管喜欢“乱中取胜”,但也需要更加多元化的金融避险手段,否则2014年被制裁之后卢布崩溃、经济坍塌的风险可能卷土重来。
比特币整个池子目前虽然不到一千亿美元的市值,但对于俄罗斯的重要国际贸易来说,拿来应急还是可以的。比如武器出口对于俄罗斯来说非常重要,但俄罗斯武器出口总规模也就150亿美元/年,如果其中50亿价值的军火贸易采用比特币结算,我想绕开制裁问题不大,整个比特币市场也完全可以承载。这对于俄罗斯来说,就能达到更多战略目标。
经过十年的运行,比特币已经成为一种类似于黄金一样的超主权货币,尽管全球主要几个大国政府还没有出现购买并持有比特币的消息,但如果要预测全球各大国政府谁先会买入比特币,我想,这个国家一定就是俄罗斯。
俄罗斯由于经济结构单一,外交战略刚猛,导致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是简单粗暴型的,比如在2014年收回克里米亚之后,首先就把核武器运到了克里米亚部署。从这种解决问题和达到战略目的方式来看,比特币非常符合俄罗斯政府的需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只要世界上还有国家这个主体存在,博弈就不会结束,俄罗斯出口石油和武器换来的美元,跟中国加工制造业换来的美元其实没什么两样。拿这些美元做什么,才是智慧。
分散美元外汇储备,可选的标的并不多,除了重仓美国国债、加大主权基金运作等之外,必须要考虑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否永远认可美元主导全球经济的逻辑,如果认可,也就意味着,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全球很多国家,看上去拥有主权,其实变成了美国创造出来的一家公司,跟美国的竞争根本就不在一个维度。
所以分散外汇储备,实际上是一种态度,是一种不屈服的选择,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才有了欧元的出现、黄金货币属性的回归、人民币国际化意图等等。而站在投资的角度,这种国家意志的不同选择必然会给一些资产带来较大的机会。
当然,资产的机会分为两种,一种是资产的安全性,一种是资产的升值空间,在一个不确定性增大的时代,资产的安全性可能会更重要一些。

肖磊:2018年“熊王”易主,比特币力压A股

2018年即将过去,回顾这一年,投资市场可谓惊心动魄,中国股市上证综指以3314点开盘,一月份上涨至最高的3587点,而后一路下跌,至年末收盘的2493点,跌幅接近25%,全年只有三个月正收益,可以说跌了整整一年。熊冠全球的股市,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够激发出很多人的创作欲望,股民再次靠段子苦苦支撑。
但要说到跌幅,上证综指实际上还差了一点,以1.4万美元/枚开盘的比特币,目前的价格只有4千美元/枚,年内跌幅超过70%,而这一看似小众,实则名声大噪的市场,投资者情绪还算稳定,因为他们在2017年见到过20倍的涨幅,跌70%似乎依然能够谈笑风生、畅谈来年。


为什么先要先说股市,原因很简单,股民和农民工是中国最大的两个标签性人群(中产、房奴基本也包括在这两大人群里),如果把中国除外,全球只有九个国家的人口比中国股民多,跟关心农民工兄弟姐妹一样,这群人的生存状态也应该值得我们重视。
那比特币作为一个受众狭窄的市场,为什么也需要重点关注呢,因为一夜暴富这种需求,是人的基因里带来的,跟吃饭、睡觉、做爱一样难以抗拒,而比特币不仅从梦想层面,还从现实层面,给了部分投资者这样的机会,至少比买彩票暴富的传说要真实一些。
因此这一轮的比特币等数字资产,其卷入者,精英更多,就像300年前的南海泡沫,把举世闻名的科学家艾萨克牛顿也亏得血本无归一样,区块链领域也不逊色。一度喊声雷动的投资界名人、硅谷科学家,前者基本上对自己的狂热已羞于启齿,而后者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对于很多投资者来说,2018年确实很惨,但如果把时间拨回十年前,也就是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全球金融市场面临崩盘的2008年,2018年就没那么值得哀悼。
2008年,上证指数跌幅高达65%,你现在看到的裁员、失业、企业亏损等等,在2008年那都不是事,因为据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司统计的数据,2008年仅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年收入超过2000万)的中小企业就有6.7万家倒闭。并且,倒闭破产的不仅仅是中小企业,大部分中国企业遭遇经营困难,400多万中小企业更是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
也是在2008年,人们几乎没有时间去想什么东西可以一夜暴富,因为那一年,中国还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个是汶川地震,另一个是奥运会,股市的大跌,被这两件大事冲淡。
全球最重要的避险资产黄金2008年只有5%的收益,盘中一度从1033美元大跌至680美元。当时的比特币,还仅仅是一篇发表在网上的,毫不起眼的,不足7000字的论文。人们慌不择路,只能疯狂的回笼现金,以至于在2002年至2007年贬值超过40%,被很多分析师认为将在2008将崩溃的美元,创下了历史大底,触底反弹了25%。
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真正的无风险收益来自经济周期,逆周期发财的人当然也有,但那是火中取栗,靠的不仅仅是经验和本事,还有敢于赌上身家性命的牺牲精神,所以如果是非职业的投资者,连发现逆势的机会都难,更不要说在逆势发财了。
从2008年至2018年,十年的时间,新的投资者出现,而老的投资者早已忘记什么是风险,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趋势”,以及趋势的周而复始。当你后悔没有在2018年套现的时候,如果不转换思路,你未来更需要后悔的,可能是没有跟上未来十年的趋势。
什么是未来十年的趋势呢?如果对于那些参与人群极其广泛,非常传统的投资领域,需要判断经济的走向。而对于想一夜暴富的人来说,需要重新开始,就像2008年你根本不会想到令一些人暴富的竟然是比特币一样,未来能让你一夜暴富的投资品种,更大的可能是不在你现有关注之列的,或者还没有诞生的。
无论是想赚取稳定的,能够跑赢通胀的收益,还是一夜暴富的需求,都无可挑剔,因为人性使然,没有孰优孰劣之分,但都需要付出足够多的努力,一个需要判断经济周期,一个则需要扫描庞杂的信息、运用超人的智慧,所以都需要认真研究。
总结起来,2018年值得纪念,但不值得哀悼,因为你看到的所有滑稽、伟大、膨胀和消失,都值得反复回味。当趋势来的时候,舞台天成,所有的角色都要起舞,真正能走出这个舞台,而不至于陷入悲剧者,往往是那些能够完全遏制惯性思维的人,正因为如此,2019年更值得我们慎重应对。

肖磊:比特币年内暴跌70%分析

近期以来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跌,两周之内暴跌了接近30%,其他数字货币的下跌更加惨烈,市值排名第二的以太坊(ETH)两周之内跌幅接近35%,市场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恐慌之中。
令投资者更为无助的是,此次下跌,基本上没有出现爆炸性利空消息,各国监管层面非常平稳,且逐步在接受,号称能摧毁比特币算力的量子计算机也没有问世,虽然最近有一些在圈内关注度比较高的事件,比如比特币现金BCH分叉、算力大战等,但似乎也很难做到摧毁整个市场的信心,那么这一轮的下跌,投资者显得更加脆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基于此,我对这一轮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做出以下分析。
首先,比特币处在大熊市当中,不进则退,没有根本性的利好,是无法支撑现有价格的,因为比特币本身无法产生收益,如果没有接棒者,存量市场的抛售几乎是一个注定的行为,不确定的只是会在什么时间抛售。
其次,区块链技术推动比特币价格飙升的任务已经完成。
自2016年开始的比特币价格摆脱熊市,开启新一轮上涨,源于区块链技术的兴起,但区块链技术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一种基础的应用技术,所有参与者研究的是,如何用区块链技术去做服务和改造传统互联网,获得现实当中的利润和现金流,而不是争夺金融的话语权,区块链技术的革命性意志降低,集体向政府监管靠拢,这意味着比特币,以及区块链资产的私密性遭遇挑战,这种情况下,价格吸引力又不高,还不如持有法币,至少短期可以保值,因此基于传统法币兑换的稳定币需求飙升,比特币等的独立和加密优势被削弱。
实际上这个因素非常重要,也就是说从比特币及交易市场获得巨大利益的原始群体,为了保住现有的利益,开始与传统市场同质化,所提供的产品再很难满足需求层面的真正痛点,投资者向传统资产转移。
第三,比特币赖以生存的算力市场纷争再起,比特大陆等硬件芯片制造商上市迷雾重重,诸多硬件企业也推迟了上市周期,这导致比特币最上游的产业遭遇到了很强的压力,再加上比特币价格一直低迷,这就导致在从传统市场无法吸引资本,挖矿利润降低,硬件销售不佳等背景下,这些企业从泡沫破裂中醒悟,大家又不得不回到初心,重新开始思考,比特币,以及分叉出来的比特币现金等,到底要成为什么东西,是要成为世界货币,还是要成为一个可以发币的中央银行,也就是要成为黄金,还是美联储,从而争论再次开始,互相攻击。
投资者开始担心,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会不会因为算力的集中,而被野心家利用,这挑战了最初那些信仰比特币的人的信心,而他们持有比特币的成本是很低的,此时抛售也利润颇丰,索性抛了避险。而我个人认为,类似算力大战和分叉问题,从长远看反而是这个市场最需要的,分叉和算力的争论,是区块链的原点,是学术性的争论,就像凯恩斯主义跟哈耶克自由派的争论一样,这是区块链领域的基础教育。不过需要说明一下,这并不代表分叉币就值得投资,尤其是那种没有任何理论依据的傻X分叉,就更没有啥意义了。
以上三大原因,造成了新一轮比特币价格的无理由下跌,因为真正的大趋势,不是一两件事情造成的,最终影响市场的核力量,往往“润物细无声”,所以在真正的大趋势面前,很多投资者根本看不懂,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其实很正常,其他投资领域也是如此。
从未来走势看,需要重点分析历史背景和当下的金融环境,我在去年末的时候写过一篇分析,题目叫“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将刺破高科技股泡沫,可能引发下一轮金融危机”。
比特币打开了一个魔盒,传统的互联网技术从心理层面无法解决终极信任,以政府监管为基础的透明监督机制,难以适应互联的效率,存在比较大的缺陷,需要另一种力量来平衡,但这需要时间来等待各方的认知。
大家可能还没有看到相关的数据,我这里可以告诉大家,今年以来比特币市值虽然蒸发了两千亿美金,但美国五大科技股值缩水了超过1万亿美元,中国就更不用说了,腾讯等股价已经被腰斩。
比特币价格没有什么合理区间,因为对比特币的估值,无法考虑盈利模型和市值天花板,所以判断比特币价格,更像是在研究一个国家、一个组织、一门宗教,这牵扯到的东西太多,因此可以说是一个集经济学、哲学、心理学、政治学等为一体的超级反历史问题,你可以嗤之以鼻,但只要你开始介入,就别想着把这个问题简单化,所以未来价格走势,需要从最原始的需求和供给说起。
就像黄金一样,具备金融、货币、商品三大属性,哪一个属性是投机,哪一些属性是支撑,哪一个属性是未来,持有者在各属性层面可以为之付出的成本边界在哪里,这些问题主导黄金在地球上生存了上万年。这些问题,同样是判断比特币价格必须要研究的东西,所以想去抄底,或想迅速的做出选择,从恐慌中逃离出来,其实并不是迫切的找到一个价格预测,而是从这一刻起,学会反思。